搜索歷史 清空

推薦文章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圣詩(上)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圣詩(上)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詩篇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詩篇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詩班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詩班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實踐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實踐
              教會音樂作為福音的模擬 教會音樂作為福音的模擬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藝術領導文化

            發布者: hibiscusn9 發布時間:2017-03-06 人氣:3046 評論(0條) 收藏(0次) 文字大?。篬 默認 小字 大字 ]
            藝術領導文化
            藝術形式影響文化

            藝術比任何一個文化要素更強力地塑造我們的世界:電影、雜志、電臺、電視、唱片、報紙、錄像、文學著作和各類型音樂的影響力真無與倫比。直至二十世紀還可以視藝術為文化的反映。這再不能解釋現時藝術在社會享有之地位。藝術已變得越來越有影響力,如水銀瀉地,無處不在,它代替了已往哲學、神學甚至最近期的科學?,F代藝術家「代表那可能是塑造文化模式及社會態度最強勁的單一力量」。1若此觀點可被承認的話,可理解地,沙特(Jean-Paul Sartre)、貝克特(Samuel Beckett)或赫勒(Joseph Heller)幾位透過他們的文學著作或戲劇中的語言反復教誨特定的哲學立場。然而,所有藝術家的作品背后總反映著他們的哲學觀點。藝術家基本富想象力的前設,借著甚至是形式層面所固有的(如音符、樂句、形態、和聲、空間或默靜)向受眾傳遞。然后,人們則透過他們對藝術作品的認知理解和與之互動而受改變或影響。

            藝術家

            藝術家是形象的創作者,因為他們改變我們對世界之理解。他們帶來價值觀、信念與觀念,對我們社會生活所倚賴的象征與神話提供焦點、推動力及訴求。2例如「樂與怒」音樂(rock 'n' roll)在二次大戰后的誕生,流行音樂展示了難以置信的能力,改變了青年的道德規范、社會結構及審美觸覺。披頭四(Beatles)說「我們的音樂可以引致情緒波動、行為失控、反叛以至革命」3所言非虛。雖然搖滾樂是其中一個較顯而易見并影響文化的強勁藝術表達,然而所有藝術家都有某些影響。藝術家如凱治(Cage)、德庫寧(de Kooning)、連儂(Lennon)及卡繆(Camus)都在社會塑造方面各有其一定的角色。

            媒體藝術因著它們實時傳播的潛力,也曾對社會塑造有很大的影響。電影、電視和錄像使我們習慣了較少著重實質,更多著重形象。它們傳遞的價值與標準經常都給宣傳成比生命更重要,也成了社會的價值與標準。藝術家的個人表達使他們成為現今文化的先知。

            藝術的力量

            「將國家歌曲的制作交給我,我可不在乎誰制訂它的法律?!?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0);">4依照字面解釋,上面的宣述或許會太強烈了一點,然而它蘊含著深邃的真理。雖然一個C大三和弦、綠色、或一個「但」字看來很中性,但組合起來放在一個相類語法元素的結構里,它們會發展成有觀點的實體。我們未必能識認出來,但它確實就在那里。所有藝術作品和媒體公演都傳遞信息:它們擴大或縮小我們,升高或貶低我們,豐富或掠奪我們。雖然它們不能強迫我們成為我們所不愿意的,但它們比獨裁者的法令更具影響力,因為藝術形式從內里改變我們,影響我們心思意念,我們無法不被重復的歌詞及音樂、歌詞的內容及音樂的特質改變。我們被同化了。誠然「今天人們學得最到家的不是他們的老師以為自己所教的,或他們的牧師以為自己所講的,而是他們的文化所培育出來的?!?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0);">5推動藝術的一些前設竟成為推動我們家庭、學校、政府及企業的前設,指導我們的思想,塑造我們的理念,影響我們的判斷。無人能幸免于它們的魔咒——也沒有什么能脫離它們的監視。

            藝術具有以其形象塑造我們的潛力是可以理解的。舉例來說,一些研究顯示大多數美國青年在中學期之六年內大概會花10,500小時聽搖滾樂,比他們用在學校的時間還多出近三成!6據美國國家人文學科基金(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Humanities)提供,在1986年用于資助文化活動的金錢比資助運動還要多。7我們對各種藝術形式的接觸異常地多。我們——尤其是青年——的價值觀、標準、道德及倫理,都掌握在藝術家的手上。我們趨向于成為藝術作品所引介的形式和內容。在實際塑造及實踐信仰上,它們比其他東西關系更大。無論是電影、電視、文學作品或教會音樂,藝術家的信息是不會受忽略的。

            搖滾樂的影響

            在我們文化中的音樂,影響二十世紀后期教會音樂最深的是搖滾樂。無可置疑,那也是世上最流行的音樂形式。事實上,兩位圣殿大學(Temple University)的社會科學家曾計劃進行一個搖滾樂的研究項目,卻因為在學生中找不到符合不喜歡此類音樂此一標準之對照組人選而被迫放棄!8

            搖滾樂不單是二十世紀下半葉流行的文化現象,它更是在道德、倫理、社會及美學之革命上單一最大的宣傳者,在其中我們找到自己。根據羅拔?伯特遜(Robert Pattison)表示,搖滾樂的基本假設源自浪漫主義及泛神論。9其開創潮流的作曲家實質運用的前設是虛無主義(或類似的思想)。搖滾樂「有意擴大代溝(并)使兒童與家長疏離」(Jefferson Airplane/Starship)。10它推銷反叛思想(Alice Cooper),11暴力和侵略行為(Allen Lanier)。12根據「崩樂」(Punk Rock)的經理馬金?麥羅倫(Malcolm McLaren)謂,「樂與怒」音樂是屬于異教思想的,它真正的意義是:「性、顛覆及時尚?!?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0);">13一直以來備受重視的圣經一神觀被表達「新道德觀」的歌詞及音樂所摒棄。搖滾樂推崇吸毒、不正當的性關系及色情讀物;的確,毒品和性是「搖滾樂首要的飲食法則」。14冰(安非他命)、可卡因、大麻、紅中(速可巴比妥,Seconal)、嗎啡、迷幻藥及海洛英之使用,配合毒品般的聽覺與視覺科技,加上墮落及淫穢的性影像,致令大部分的印刷媒體都不會出版這類的歌詞。15搖滾樂的訴求是一個「對性欲粗野、無度的訴求」。16的確,搖滾樂的目標聽來似乎難以置信:是「將宇宙吸納而變成上帝」。17上帝「在泛神論者的宇宙性高潮中被徹底除掉」。18

            搖滾樂的音樂及文字內容

            以基督教的觀點——正面的和反面的——談及搖滾樂的文字很多,其處理總是流于表面化,特別是那些相信基督徒應避開那些「世俗」版本的搖滾樂,但接納「基督教」版本的。這些評論大都傾向于根據其歌詞、藝人的生活作風及音樂包裝的美工方面,較少提及音樂本身。

            這些音樂大都未被挑戰的原因,是因為許多人主觀地認為這些音樂的音符、和聲及節奏并不含有世界觀、道德精神或人生觀。他們認為音樂并不反映道德、哲學或神學立場。就是這樣,教會便幼稚而過分簡單地將傳播媒介(音樂)及傳播信息(歌詞)分拆開了。有些基督徒接納搖滾樂的音樂(或由此而衍生出的版本)同時卻否定其歌詞!事實上,這種二分法是不可行的。無論是哪類別,基督徒的搖滾樂始終是搖滾樂,因為它所傳的信息依然相同,只不過是從酒吧、舞廳及俱樂部轉到圣壇而已。我們不單供給虛無主義的搖滾樂手一個可以兜售他們貨品的場地,我們還代他們辦理呢!

            搖滾樂的音樂與歌詞都是前設相同的產品。其精神是由音樂本身的特色所發出來的,并承托著歌詞?!肝沂莻€敵基督,我是個無政府主義者?!梗↗ohnny Rotten)19占?摩理臣(Jim Morrison)的哲學也相似:「世上并無規條,世上并無法律?!?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0);">20著名的藝術史學家洛麥卡(H. R. Rookmaaker)指出非理智的音樂呈現「重擊節奏及叫喊聲,每個句子、每個節拍都充滿著對一切西方價值觀憤怒的辱罵,如果這些都可以被稱為音樂、文化或行為的價值觀的話?!?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0);">21他繼續指出:「他們的抗議既在音樂中,也在歌詞里,任何人認為這全然低俗,只不過是娛樂罷了的,他們其實從來沒有用耳朵去聆聽?!?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0);">22

            搖滾樂音樂的實質和風格是與其歌詞息息相關的。一些樂曲的音樂效果正如其歌詞同樣猥褻,好像下述的樂隊Anti-Nowhere League,de Sade及Throbbing Gristle;又有如Prince的"Purple Rain",Judas Priest的"Eat Me Alive",Motley Crue的"Ten Seconds to Love”及Sheena Easton的"Suger Walls”。并不只是將歌詞放進任何的音樂中,它們是統一的整體。即使將一些較得體或文雅的歌詞放進相同的音樂或音樂風格中都是沒有效果的,因為不管歌詞怎樣,音樂仍舊傳遞著猥褻的信息。

            搖滾歌曲的音樂運用狂暴、麻痹、粗鄙、生澀、迷惑、反叛、極端重復、無創造性、無紀律性及混亂的響聲等混合聲響效果來否定圣經的標準。假如聽眾聽不到這些,是因為搖滾樂使他們審美鑒賞力變得遲鈍了。這些無政府主義(煽動叛亂)及粗鄙的搖滾樂作曲方法制造了一些無品味、不客氣、粗魯、不分皂白、雜亂無章、瘋狂及放蕩不羈的音樂。小提琴家艾薩克?史頓(Isaac Stem)論及現時那些刺耳及粗暴的流行音樂時表示他憂慮「它對青年心智的影響。其中有些接納暴力及暴力的呼吁。我接受不了這類音樂。我認為藝術是使我們從最糟的情緒的奴役中釋放出來,而不是滋生憎恨的溫床?!?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0);">23

            無論是設計或預設的,自覺或不自覺的,作曲家對現實的看法影響素材的選擇。作曲家的前設首先由音樂傳給聽眾,然后才是歌詞。這些假設可能只是提議、暗示或感覺,而且可能在不知不覺間被吸收了。但也可能有明知故犯者,明白其底蘊仍特意熱切地吸取的。我們不能幼稚地以為搖滾樂手的人生觀只限于他們自己,因為他們的藝術形式只不過是他們個人價值體系的延伸而已。其實,我們文化中最流行的音樂與基督徒的標準并不兼容。

            文化模塑教會

            教會不能免于文化的進程。如羅馬公教的梵二會議(1962-1965)、圣公宗的蘭柏會議或無數為普世宣教的會議都需要面對二十世紀文化帶來的挑戰與改變。無論是有關種族隔離政策、對性的態度、倫理或傳福音方法的問題,文化都有它的意見、說法,而教會已受到影響。

            歷史上,教會過往的教義備受攻擊的例子屢見不鮮。最顯而易見的是婚前性行為與同性戀問題。社會普遍否定教會傳統立場的權威是無可爭辯的事實(fait accompli)。對此,教會似乎力量微弱,或甚至無能為力,因為數千年來所接納并明確地依據圣經教導的標準已自社會的道德觀中被一抹而空,不屑一顧。因教會無能力去阻止潮流或逆流而上,藝術便成了主導。教會能夠做的最多只是守護著其信徒群體的價值體系。

            雖然如此,教會仍是被文化中不斷轉變的標準所誘惑,適應世界的討論開展了:議會、會議及研討會相繼召開去研究如何采納或適應這些轉變。文化彷佛不單操控了會議的議程,同時也操控了結果。教會有如昔日的以色列人一樣,發現文化并非那么中性的;巴力并未死去。

            因此,文化實在有潛力去削弱教會。世俗化的影響觸及教會生活每一層面:其布道、教導與崇拜。某些宗派發現他們對性、說謊、救恩、欺騙、秘密會社、慈善、墮胎及學校祈禱的立場受到攻擊。由民歌彌撒到可樂及薯片圣餐到福音性娛樂,教會不能擺脫與世界糾纏不清的爭拗(lovers' quarrel with the world)。

            注:

            1. John p. Newport,Biblical Philosophy and the Modern Mind (Fort Worth Southwestern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1986),81.

            2. Susan Sontag,Against Interpretation (New York : Dell,1961),293-304.

            3. Circus (June 30,1981),pp. 21-22.

            4. Andrew Fletcher,Conversation Concerning a Right Regulation of Government for the Common Good of Mankind (1703) ; 引于Nat Shapiro,comp.,An Encyclopedia of Quotations About Music (New York : Da Capo,1977),235.

            5. George Gerbner引于William F. Fore,Image and Impact (New York : Friendship,1970),8.

            6. U. S. News and World Report (October 28,1985),46.

            7. William M. Brailsford,”Ex Humanitas Veritas,"Genesis 2 (April-May ]988) : 10.

            8. Robert pattison,The Triumph of Vulgarity (New York : Oxford University,1987),9.

            9. 同前,v-xii,12-29.

            10. Dan peters and Steve Peters,Why Knock Rock? (Minneapolis : Bethany House,1984),105.

            11.同前,105..

            12.同前,106.

            13.同前,107.

            14. Pattison,Triumph,120.

            15.訪問佛羅里達州州長Bob Martinez有關「淫褻歌詞是否觸犯法例」“Should Dirty Lyrics Be Against the Law?,”U. S. News and World Report,25 June 1990,24.

            16. Allan Bloom,The Closing of the American Mind (New York : Simon and Schuster,1987),73.

            17. Pattison,Triumph ,108.

            18.同前,111.

            19. David A. Noebel,Rock 'N’ Roll A Prerevolutionary Form of Cultural Subversion (Tulsa : American Christian College,n. d.),10.

            20.同前,3.

            21. H. R. Rookmaaker,Modern Art and the Death of a Culture (Downers Grove,III.: InterVarsity, 1970),188.

            22.同前,190.

            23.米利暗·韓(Miriam Horn)與以撒·史頓(Isaac Stem)談論「以音樂陶醉你的孩子」“Enchanting Your Child With Music,"U. S. News and World Report,13 August 1990,67.


            該文章轉載自:圣樂事工(下) 門訓音樂事工——二十一世紀之方向 Calvin Johansson 著 伍德賢 譯

            我們僅推送有助于敬拜者生命成長以及司琴技巧提升的高品質內容

            請掃一掃關注贊美詩網微信公眾號

            wechat-code
            上一篇文章: 教會與文化
            下一篇文章: 認識我們的文化
            您將會是第一位在這里發表評論的人哦:)
            微信公眾號
            客戶端
            反饋
            湖北快三走势图一定牛i 有个叫玩彩的app 六肖中持马 香港 捕鸟达人单机版 广西11选五5手机版走势图 河北20选5走势图2结果元网 王中王资料提供 未来云南麻将下载安装 单机捕鱼达人2旧版 闲来陕西麻将 公司人力资源配置方案